用震撼的眼光看《冈仁波齐》,我被“套路”了

wangxin 3月 19, 2018

近期电影院强档排片:《变形金刚》、《异形:契约》、《新木乃伊》等等国际巨作轮番挑战票房制高点,每个电影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如《变形金刚》,与霸天虎打斗场面是视觉的中心,听说在地球打得不过瘾,第五部已经打到外星球了;《异形:契约》讲的是主人公在一个地狱般的外星球探险的故事,除了悬疑和神秘不说,还要和外星生物斗个你死我活;《新木乃伊》是上古怪物和使用高科技武器的“未来人”打成一片,让人心惊胆战……如此说来,带来的都是美美的视觉盛宴,观众畅快淋漓之余,电影院也赚的盆满钵满……那么,纪录片式的《冈仁波齐》在此时的出现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了。

《冈仁波齐》讲的是藏族小村落的一队藏族村民去神山冈仁波齐朝圣的故事。先科普一些基础数据:朝圣路是318国道,也就是著名的“川藏线”,起点成都、终点拉萨,全程2166公里,有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2座,4000米以上的高山10座。朝圣者们所在的村子是芒康,位于西藏最东部——川、滇、藏三省交汇处,位于“川藏线”东起三分之一处,就是说他们到拉萨要走“川藏线”大约三分之二的路程,有一千多公里,但到拉萨只走了总路程的一半还不到,他们的目的是从拉萨继续往西北——更远的冈仁波齐,这一段比从芒康到拉萨还要远,再加一千多公里一点也不为过,从芒康到拉萨5000米以上高山一个没落下,依然是2座,4000米以上还剩4座,川藏线是三条主要进藏最险峻的路、也是风景最优美的路,对西藏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其得天独厚的高原雪山地形,加上稀薄的空气,还有神秘的藏传佛教,若要拍成电影,通常都是高逼格的美景加浓重的宗教人文气息,这是它与生俱来的先天性优势,也是一种压倒性优势,观影群众在这种优势前断然无法“招架”,就像都江堰前的岷江水一样,任你如何肆虐,到此只得乖乖顺从。通常来讲,西藏影片中似乎不给你一次美景和宗教的全新洗礼,让你在“入世”与“出世”间走一轮回,便对不起这个题材。所以,从拍电影的角度来看,这一路上可以讲的故事一定会不少。

“川藏线”海拔示意图

芒康、拉萨、冈仁波齐位置示意图

于是,我一直是怀着神圣的心情来期待这部片子,期待着他们从开启征程的那一刻,就把我的心“勾走了”……甚至还脑补出一幕震撼的朝圣圆满的镜头——“几乎累到窒息的朝圣者们,在翻越最高峰时拖着艰难的步伐一步步逼近山顶,山顶与天空的分界线随着视线的上移在镜头画面里慢慢下沉、下沉……终于,在一声震撼的背景音乐下从山对面射出万道阳光,远处的神山就在万道光芒里‘幻化’出来,就像释迦牟尼披着金色的袈裟浮现在面前,仿佛朝圣者们翻越的山顶就是进入天堂的大门,让人瞬间脱离轮回、超越生死、功德圆满(特写人脸表情3秒、特写神山慢慢拉近镜头5秒、各种特写。。。)~~”观众应该是屏息凝神,接着一股快感涌上心头,到最后长出一口气,将紧绷的心缓缓放下来,且久久不能平静。。。我努力联想着各种圆满的可能、各种景色的震撼、各种背景音乐的恰如其分,觉得用来形容“西藏的文化与宗教”类题材的电影作品,表现力度再增加几倍也丝毫不为过,因为西藏就应该是这样。

回到电影,影片开始是一个叫尼玛扎堆的村民想去拉萨磕长头朝圣的事,村里有些人也陆续加入进来,在得知今年是冈仁波齐的本命年时,众人一拍即合,干脆过了拉萨继续往前走去冈仁波齐朝拜,于是事儿就这么成了,各自回家准备朝拜的基本所需。没有“旅行”前的喜悦可言,也没有路上吃什么、睡哪儿的担心,更没有细致入微的路线攻略,一切都平平静静。影片看到这里,我并没有放下来影院之前的期待,觉得这种“平静”可能是“黎明前的宁静”,越是宁静,后面就越藏“杀机”,也许下一幕话锋一转,导演来个“回马枪”,让你措手不及,不是拿你泪点就是拿你笑点,再不就是让你紧绷神经,大气不敢喘一口,至少也得给几个漂亮的镜头震一下,不然对不起那几十块的电影票。

直到上路,他们每日起床、吃饭、磕头、扎帐篷、念经、睡觉,第二天起来一样重复着,只是换了不同的地点,没有看风景的悠然自得,更没有因为“积功德”而沾沾自喜,一切都如都市中的我们起床、吃饭、上班、下班,然后第二天早上继续重复一遍,第三天依然继续一样,周而复始……黎明前的宁静就这么一直宁静着……没有美到“咄咄逼人”的镜头,更不见逼真的3D特效,我没有找到那些“快感”,也没等到那个“回马枪”,我开始有点失落了。

即便是“黎明”的到来——朝拜队伍终于到了“冈仁波齐”脚下,经过这几个月一步一步丈量的这两千多公里,我想,即便没有烤全羊和青稞酒的“派对”,至少也应该留下深情的眼泪,激动的无法言语,或者用一种特殊的仪式来“拥抱”神山,如果说来到冈仁波齐可以消灾避祸,那此时就已经灾祸全无;如果说来到冈仁波齐可以积累功德,那此时可谓功德圆满。这在电影表现里无疑应该是点睛之笔,不但需要重点刻画,甚至需要将其人为放大,推波助澜、摄人心魄……可《冈仁波齐》再次让我“失望”了,直到看完整部电影,依然没有这样的起伏,依然如黎明前的宁静(这明显不符合电影的逻辑嘛!蒙太奇、摄影技巧、声音特效至少要用几个吧),最年长者葬在了神山脚下,年轻人则继续转山。通篇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更没有摄人心魄的高潮!甚至通篇没有背景音乐,连主角配角都难以区分,我在怀疑这可能只是一部简单的纪录片……

“西藏热”已经“热”了很多年,现在看来非但不减而且还有越来越“热”的趋势,从电影、文学作品到旅游、消费,甚至拉萨的房价都在逐节攀升,《冈仁波齐》的确借了这样一个“势头”,使其增色不少,不得不说这是这部电影如此“平淡”却还会受到人们的青睐的一个客观原因。然而还不仅如此,它居然把“西藏热”推上了一个小高潮,影院票房居然有追赶那些商业大片之势,朋友圈转发的影评、推荐也是铺天盖地,可见其影响力确实不一般,这在与我观影时的状态大相径庭,我想,除了“借势”之外,一定还有其它的东西在“作怪”,于是我一遍一遍的回味影片,想找到我没曾留意的某个“转机”亦或某个“高潮”的场景,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在影院里睡着过漏掉了精彩之处,或者又反过来质疑票房和推广的虚假,如此平平淡淡的片子,怎会有如此的影响力,总之现实的情况让我感觉有点不成正比。在我如此纠结的时候,我却不经意间发现,我之前所有那些对影片的不屑甚至嗤之以鼻的“平淡”,那些“黎明前”一直的“宁静”,居然就是这影片得以成功的“罪魁祸首”!

“宁静”、“平淡”,这些看似没有“味道”的词藻,自始至终贯穿在《冈仁波齐》这部片子里,即便是通常觉得应该有“高潮”的地方也无一例外,它把一个朴实的故事,朴实的讲了出来,没有特别的修饰,也没有人为“放大”或“缩小”。它不是一部纪录片,但也不是单纯的商业片,看来导演并没有想让观众痛快淋漓的享受一番视觉盛宴然后高高兴兴的回家,它就像一杯茶,当口渴难耐的时候,却不如一瓶冰爽饮料来的痛快,《冈仁波齐》恰恰避开了让人逞一时之快的“饮料”路线,它给人呈上的是一杯有淡淡清香的茶,虽不能解一时之口渴,却可以让人细细品味,绵延悠长,还有深谙其中的“茶文化”可以修身悟道、明心自鉴,说到底,讲的是内涵。一部讲内涵的电影,缺少的往往不是如何修饰,而是如何“提纯”,华丽的镜头往往会立竿见影的对观众造成视觉冲击,却容易盖过影片的整体故事情节和要表达的深层次内涵。在西藏,从不缺少震撼的风景,一个西藏题材的电影,能够按耐住不为表面的景色所动,舍得删减掉那些似乎震撼、神圣的“美丽”镜头,这本身就要有足够的勇气。《冈仁波齐》摈弃了那些“啊!拉萨!”、“啊!雪山!”等逞一时之快的感情迸发,通过“平淡”、“宁静”的讲述磕长头、诵经路上的事,唤起人们内心深处的那一抹难得的“平淡”和“宁静”,抚平身在世俗的浮躁或沉沦,无论遍地诱惑、无论环境苛刻……这已然成为本片的灵魂所在。事实上,圣地、神山还有那一如既往的朝拜者,都只是表达这一“灵魂”的素材,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不为“西藏”而“西藏”的影片。原来是我一直戴着“有色眼镜”在看这部片子,我把一杯清茶一饮而尽,却觉得它不够解渴,我也把以往惯用的西藏理解强加在了《冈仁波齐》上,使我不能客观的去接纳这样的一种“对话方式”,我总想着电影会把我“洗脑”,却不知,我已经先把自己“洗脑”了。

想起两部日本侵华为背景的电影,一部是《鬼子来了》,一部是《南京!南京!》,它通过抗日战争年代下几个小人物的一举一动和心理变化,刻画出了一个个鲜活的、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普通人,这些普通人像其他人一样的恐惧战争、恐惧妻离子散,甚至恐惧杀一个日本士兵会让自己的老婆因此怀上“鬼胎”而不敢下手。有这种恐惧的不只是中国人,日本人也一样,《南京!南京!》中的日本士兵角川就是无法忍受战争带来的摧残而饮弹自尽,他的同乡伊田修,一个在作恶上比角川强之百倍职业老兵,在枪毙他的中国好友时,在想到家乡角川的妈妈做的饭时,他脸上还是表现出难以掩饰的复杂表情,只是,在漫长战争中,他只能掩饰住那些角川所掩饰不住的情感,他也在恐惧和憧憬中煎熬。

虽然这两部电影都是抗日战争题材,虽然都展现了侵华日军的残暴,但这却切切实实不是以勾起民族仇恨为目的电影,更不是宣扬我军英勇无敌、英雄辈出,我人民艰苦奋斗、智勇双全的红色主旋律,“侵华战争”在这两部片子里其实也只是背景素材,对战争的恐惧、对和平的向往,以及没有被泯灭的人性,才是这两部影片的主题思想,这,无关乎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无关乎百姓还是士兵。它跳出了多少年来“小兵张嘎”式的套路,跳出了一贯抗日题材的“怪圈”。这个“套路”和“怪圈”,曾让导演们一度背上了“亲日”和“汉奸”的骂名,也让影片有了一度被禁播的“下场”。

原来,被“套路”的不是只有我自己!(此处省略一万字……)

回到《冈仁波齐》,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张扬最擅长拍摄以百姓题材的现实主义电影,从《洗澡》到《向日葵》都能看出他的电影“小格局”范、文艺范偏重,视觉技术在他的电影里很少见到。虽然他很多电影都票房不低,但他始终保留了那份对电影戒骄戒躁的情怀,不至于一不留神就去搞恢弘的“大创作”、流入到商业堆里捞金去的程度,这也奠定了他在拍摄《冈仁波齐》时对镜头及故事的权衡精准到位,对整部影片的节奏控制有加,以及对“平静”和“纯粹”的极致追求,让人们体会到真正的信仰,从来都不是让人为之骄傲的华丽光环,而是如何守护自己内心的那份安宁。相信他也只有在自己内心安宁的情况下才能不为表面的华丽所动容,才能保持影片自始而终的纯粹,这本身,又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阅读量:476
本文链接: http://blog.arttag.cn/2839.html

发表评论